上海公司注销
首选中经慧税

佳木斯 朱海军非法注销公司案的法律分析

一、导言 马宝丽与朱海军、陈海燕、于威、公司注销流程李岩、李磊民间借贷纠纷案案情复杂,法院审理时间长,涉及审理程序多,存在诸多争议焦点。黑龙江省高院的最终判决肯认了历审的案件事…

一、导言马宝丽与朱海军、陈海燕、于威、李岩、李磊民间借贷纠纷案案情复杂,法院审理时间长,涉及审理程序多,存在诸多争议焦点。黑龙江省高院的最终判决肯认了历审的案件事实认定,却认为法律适用不当,并基于《公司法》第 3 条做出了以公司清算时资产总额为限,对未履行通知和公告等清算义务而给债权人造 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此判决未充分考量债权人合法利益的保护,在清算程序 存有瑕疵甚至违法的情况下,仍然基于清算结果做出裁判,明显是有失妥当的。本文首先针对本案民间借贷关系、公司清算程序等案件焦点问题进行分析,基于裁判文书和现有材料,结合相关法律规定,进行进一步的理论分析与探讨。二、本案案件事实与判决结果一审原告马宝丽与一审被告陈海燕、李岩、于威、李磊、朱海军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一审由黑龙江省佳木斯市郊区人民法院审理。2012 年 8 月 4 日至 2014年 10 月 27 日,原审被告陈海燕多次向原审原告马宝丽借款并出具借据,盖有诚远分公司印章。由于诚远分公司不具有法人资质,故诚远分公司的债务由诚远公司承担。朱海军系诚远公司一人股东、法定代表人及清算组成员,后诚远公司 经清算后注销。一审法院判决陈海燕、朱海军各承担借款本金 995 万元及利息。一审被告朱海军不服判决,公司注销代办上诉至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法院经审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后朱海军仍不服二审判决,提出申诉,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驳回朱海军申诉。朱海军向黑龙江省检察院提起抗诉,由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黑龙江省高院认为原审适用法律不当,予以纠正,判决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不当,撤销佳木新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最终依《公司法》第三条变更朱海军赔偿款数额,判决其以公司最终清算资产总额为限承担赔偿责任。黑龙江省佳木斯市郊区人民法院、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中级人民法院均判决陈海燕、朱海军承担借款本金 995 万元及利息的赔偿责任。而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却将朱海军的赔偿数额变更为其公司清算资产总额,共计 1,037,777.81 元。令人质疑,对于不合法的公司清算结果,为何能得到法院认可并作为定案依据?借款人的利益如何保障?违法清算是否能够成为赔偿义务的限制?根据不符合法律程序而确定的公司资产总额,是否可以作为法院最终判决的依据呢?三、本案相关裁判文书及法律法规(一)裁判文书黑龙江省佳木斯市郊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6)黑 0811 民初 1609 号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21)黑 08 民终 471 号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21)黑民申3116号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121)黑民再 301号(二)法律法规《公司法》第三条【股东的有限责任】《公司法》第十四条【分公司不具法人资格】《公司法》第六十三条【一人公司股东的连带责任】《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五条【公司清算程序】《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九条【清算组成员的法律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十一条【公司清算程序】《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十八条【债权人追偿权】法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院长,中国企业家犯罪预防研究中心主任,北京企业法律风险防控研究会会长张远煌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一)诚远分公司与马宝丽民间借贷关系成立。根据相关法律文书查明的事实,被告陈海燕向原告马宝丽多次借款 995 万元用于诚远分公司的经营,陈海燕按期给原告出具借据 12 份,均有陈海燕本人签名捺印并加盖诚远分公司财务印章,故马宝丽与诚远分公司民间借贷法律关系成立。后诚远分公司未能按期偿还借款,已构成违约。因此,原审法院判决被告于判决生效后15 日内偿还本金及利息。后二审判决、再审判决均认可民间借贷关系的成立。(二)诚远分公司与马宝丽民间借贷关系产生的民事责任应由诚远公司承担。根据《公司法》第十四条之规定,公司可以设立分公司。设立分公司,应当向公司登记机关申请登记,领取营业执照。分公司不具有法人资格,其民事责任由公司承担。本案中,借据均加盖诚远分公司财务。诚远分公司作为分公司,不具有法人资格,不具备独立的民事责任能力,其民事责任依法应由诚远公司承担,因与马宝丽民间借贷关系产生的民事责任应由诚远公司承担。(三)朱海军涉嫌滥用一人公司股东的权利,应当对马宝丽承担赔偿责任。根据《公司法》第 20 条可知,公司股东滥用股东权利给公司或者其他股东造成损失的,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公司法》第 63 条还规定: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的财产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本案中,诚远公司是一人有限责任公司,朱海军是诚远公司的一人股东。现有提交给法院的材料并不能证明诚远公司的财产独立于朱海军个人的财产,股东和公司之间财产混同,公司丧失财产独立,进而丧失独立法人人格。因此朱海军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故朱海军应当对公司债权人马宝丽承担连带责任,偿还本金及利息,朱海军的连带责任赔偿不应该设限。(四)诚远公司的清算程序不符合法律规定。本案中,诚远公司清算过程中清算组未严格依法履行清算义务,涉嫌虚假清算,存在经法院认可的如下事实:诚远公司设立有诚远分公司,但朱海军在申请诚远公司注销过程中,没有如实申报诚远公司存在分公司,与案件事实不符;诚远公司清算过程中,诚远分公司仍与原告马宝丽进行业务往来,该行为违反法律规定;根据《公司法司法解释(二)》第 18 条可知,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东未在法定期限内成立清算组开始清算,导致公司财产贬值、流失、毁损或者灭失,债权人主张其在造成损失范围内对公司债务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依法予以支持。本案中,朱海军在申请注销诚远公司时,没有按照法律规定提供资产负债表,诚远公司债权债务未清理,公司债务未最终确定; 根据《公司法》第 185 条之规定和《公司法司法解释(二)》第 11 条可知,清算组应当将公司解散清算事宜书面通知全体已知债权人,并根据公司规模和营业地域范围在全国或者公司注册登记地省级有影响的报纸上进行公告。本案中,诚远公司清算组成立后未按法律规定将公司解散清算事宜书面通知原告,朱海军仅于 2014 年 8 月 16 日在佳木斯日报上发表注销公告,不符合法律规定中在“公司注册登记地省级有影响的报纸上进行公告”的规定。因此清算组未按照相应规定履行通知和公告义务,导致债权人未及时申报债权而未获清偿,债权人主张清算组成员对因此造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依法予以支持。综上表明,诚远公司清算组的清算行为真实性存疑。根据第 20 条的规定,朱海军作为股东和清算组成员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偿还原告债权995 万元及利息。(五)朱海军承担赔偿责任的界限。本民间借贷纠纷案中一审、二审法院均基于无争议事实作出判决,要求被告朱海军赔偿借款本金 995 万元及利息的款项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但 2121 年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时就朱海军的赔偿数额变更为以1,037,777.81元为限。由此引出本案核心争议焦点,即朱海军应否对案涉借款承担赔偿责任及责任的范围如何确定问题。再审法院作出判决的法律依据为我国《公司法》第三条:公司是企业法人,有独立的法人财产,享有法人财产权。公司以其全部财产对公司债务承担责任。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以其认缴的出资额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以其认购的股份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再审法院称,本案中因现有证据证实,诚远公司清算时资产总额为 1,037,777.81 元,故朱海军应当以诚远公司清算时资产总额 1,037,777.81 元的范围为限承担赔偿责任。但根据前文争议点四分析得知,诚远公司清算过程中清算组未严格依法履行 清算义务,确有虚假清算之嫌。那么根据不符合法律程序而确定的最后资产总额,是否可以作为法院最终判决的依据呢?本案中,诚远公司的清算流程存在严重问题。诚远公司在清算后发现资不抵债时选择申请公司注销,明显反映出逃避债务的意图。公司清算须严格按照法定程序,否则可以定性为无效清算、非法清算。本案中的清算不符合法定程序,仅属于是公司内部行为,不发生外部法律效力。在清算程序违法的情况下,人民法院将结果作为裁判依据,进而对债务人承担赔偿责任的额度进行限制,明显是缺乏说服力的。额度的限制直接导致债权人利益受损。另外,根据《公司法》司法解释第 18 条、第 20 条的规定,朱海军作为公司唯一股东和清算小组成员,对于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而不应该为其承担连带责任设限。五、关于本案的延伸思考民商法学博士,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硕士学院经济法教研部副主任、教授,硕士生导师刘炫麟就本案指出,(一)公司清算须严格按照法定程序,否则就应定性为无效清算、非法清算。根据《公司法》司法解释(二)可知,为了顺利完成债权登记和债务清偿,避免和减少偿债纠纷,清算组应尽两种事宜:其一是书面通知全体已知债权人;其二是登报公告的报刊等级要求。应根据公司规模和营业地域范围,于全国或者公司注册登记地省级有影响的报纸上进行公告。首先,应书面通知全体已知债权人。对于住所明确的债权人,可以用通知书通知其申报债权;而对于住所不明确的债权人,由于难以用通知书通知其申报债权,因此清算组应自其成立之日起六十日内在报纸上公告,催促债权人申报债权。公司清算时,清算组未按照规定履行通知和公告义务,导致债权人未及时申报债权而未获清偿,债权人可以主张清算组成员对因此造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其次,清算过程中,债权公告要规范。因为公告通知债权人是常用方式(可类比法院送达公告),应满足法律规定公告级别以及所辐射的地域范围要求。再次,公司以虚假的清算报告骗取公司登记机关办理法人注销登记,股东对公司债务应当承担相应赔偿责任。从次,股东在公司登记机关办理注销登记时承诺对公司债务承担责任。根据相关的法律规定,公司未经清算即办理注销登记,导致公司无法进行清算,股东应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关于公司清算的程序要求,可参考类案。

(二)诚远公司构成恶意清算虽然现代破产法更注重于破产预防和拯救制度的发展,但破产清算制度的重要性仍不可忽视。破产清算作为具有淘汰落后产能、优化市场资源配置直接作用的法律程序,对于清理“僵尸企业”、提升社会有效供给的质量和水平、防止产生新的产能过剩等具有重要意义。破产清算制度旨在及时果断地实现市场出清,尽快盘活存量资产,淘汰落后企业,释放资源要素,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但是破产清算制度不应成为公司、股东逃避债务的避风港。如果某公司虽负有巨额债务,公司清算未依特定法律程序,未对债权人进行告知,阻碍了债权人申报债权,其实质是股东未履行或怠于履行清算义务。有限责任公司解散后成立的清算组不符合法律规定或者事实上不能执行清算事宜就属于怠于履行清算义务的一种情形。如果因为控制股东不法行为导致公司不能清算,则控制股东需要对公司债务承担清偿责任。从法理上分析,对于有限责任公司而言,由于其财产为控制股东所控制,因此,控制股东有义务举证证明公司财产确实不能清偿公司全部债务。否则就应当推定公司财产能够清偿全部债务。而证明公司财产不能清偿全部债务的唯一办法是依法对公司进行清算。如果不依法对公司进行清算,即应当推定公司具有足够清偿其全部债务的财产,作为公司财产的控制人——控制股东应当其所控制的公司财产用于清偿公司债务。因此本案中,诚远公司的清算程序确实存在问题。(三)一人股东是否一定要对其公司承担连带责任有限责任制度乃是公司法律制度的基石。公司法将有限责任制度确立为基石的重要目的是通过限制股东的责任范围,以减少股东担心投资失败而倾家荡产的顾虑,从而鼓励社会公众投资,促进社会经济的发展。但必要的时候需要揭开公司面纱,进行法人人格否认,来维护债权人的利益,防止股东以公司为躯壳损害债权人债权。公司法人格否认责任以有限责任公司控制股东主观上存在恶意为前提。若要揭开公司面纱,权利人须举证证明公司控制股东有“滥用”公司法人格和有限责任的目的。本案中再审法院与一审、二审法院判决数额差异的核心在于是否让一人公司的股东朱海军承担有限责任?根据我国《公司法》第三条规定可知,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以其认缴的出资额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朱海军是诚远公司的一人股东,再审法院基于本案被申诉人并无证据证明朱海军与其公司构成财产混同,滥用股东权利。因此公司仍具有独立人格,朱海军作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应对诚远公司的债务承担责任,不应设限。况且法人人格否认与有限责任公司股东清算责任的机理并不相同,二者之间并不是一般和特殊的关系,而是两种相互独立的制度。即使本案中诚远公司恶意清算,其股东因此承担的法律责任也不可以与滥用股东权利相混淆。应从中做出清晰区分。

公司注销类型:小公司注销、公司执照注销、吊销转注销、分公司注销、北京公司注销代办不成功退全款

北京公司注销10年工作经验,政策把握精准,,一对一服务,个人公司注销,公司营业执照注销,小公司注销等服务

www.fjhyqz.com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中经慧税 » 佳木斯 朱海军非法注销公司案的法律分析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上海公司注销 更专业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